????第2268章??太上忘情!

????第2268章

????“现在,该去找那些小虾米算账了!”

????冷笑一声,燕长风踏天而去,眨眼就消失在了虚空之中。

????鸿蒙仙界某大洲城池中。

????八位仙帝身亡的时候,谢凌感应到了,他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,那邋里邋遢的气息顿时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无上威严环绕在他身上。

????“唉,早跟你们说了别去招惹他……”

????他跟那八个仙帝交情不深,但整个鸿蒙仙界,仙帝层面的人就那么几个,且昔年一同熬过了仙古纪元的黑暗世代,如今他们陨落,却终究难免有些遗憾。

????他抬头看了一眼这越来越浑浊的天空,淡淡的魔气,伴随着浩劫的气息,越发的让人不安。

????“短暂的太平,终究还是要到头了么,仙古纪元的黑暗动乱,要再度降临了……”

????“亦或者说,当年的黑暗,穿越时空延续到了现在……”

????“真正的大劫,要来了,命运的线,谁也无法摆脱,哪怕你如今堕落为魔,也难以挣脱命运的枷锁,这场大劫,还需要你来阻挡啊!”

????谢凌深吸口气,一缕缕清风拂面,撩动他两鬓花白的发丝,轻声呢喃。

????谢凌拿起了腰间的酒壶,仰头痛饮一口“咕隆咕隆!”

????“畅快!”

????“这世间,唯美酒不可辜负,哈哈哈哈……”

????谢凌痛饮两口,随后一路摇摇晃晃踏天而去,只听得他放声高歌“仗剑红尘已是癫,有酒平步上青天。游星戏斗弄日月,醉卧云端笑人间!”

????“任他千般劫,任他万重关;吾有酒相伴,劫关皆退散!”

????悠扬的歌声涤荡开来,当中的洒脱,还有那一分狂放不羁,仿佛具有驱散万劫的力量,让人心中的压抑尽皆退散。

????“我入红尘中,笑看风云乱;明镜照尘埃,一剑向西来。”

????一声声歌诀涤荡。

????燕长风将诸帝之帝道规则统统吞噬,体内真我大道精气狂涌,将诸帝规则纷纷燃烧,铸造不朽大道。

????真我大道越发的晶莹,一股股强大的力量流转燕长风的四肢百骸,全身的每一寸血肉,每一个细胞。

????他感觉到浑身舒畅,帝道规则所蕴含的力量实在太庞大了。

????但是却没有想象中那样的效果,诸帝规则被真我大道焚烧,融炼与吸收,但是真我大道的蜕变进度,却很缓慢。

????如今的他,乃是合道境十七转,仙帝巅峰的修为,但他知道,仙帝并非尽头。

????仙帝之上,还有超脱。

????唯有超脱,才能真正屹立不朽之巅!

????“我现在本身就已经是仙帝巅峰的修为了,要晋升合道境十八转,寻求超脱,光靠这些帝道规则,还不够……”

????“不知道若我将这整个鸿蒙仙界炼化,血祭这整个鸿蒙,是否能助我迈出那一步,迈入超脱之境?”

????燕长风漆黑的眸子当中闪烁着邪光,舔了舔嘴唇,浑身的魔气越发厚重了。

????他在黑暗中渐行渐远,七情六欲都在不知不觉中淡去,无形之中,他身上所束缚的那一根根因果线,全都崩得僵直。

????每一根因果线,都连接着一份因果,连接着一个人。

????在这因果线的尽头,有着一个个曾与他交集的人。

????交集越多,牵连越深,因果线便越是粗壮。

????燕长风的心愈发的冷漠,仿佛开始缓缓凝结上一层又一层泛着黑气的冰晶,七情六欲正在不断的消退,魔性越来越强,一个疯狂的念头在他的心中滋生。

????祭炼鸿蒙,血祭整个鸿蒙,以换取无上法力,换取超脱天地轮回,超脱一切的终极力量。

????“咔嚓!”

????无影无形之中。

????一道道实际上不可听闻的清脆声响响起。

????那肉眼不可见,只存于冥冥之中的一道道缠绕在燕长风身上的因果线,开始一根一根的断开。

????首先是一些与燕长风交集不深之人的线,犹如被拉扯到了极致,最终崩断,一根接着一根。

????外围那些细密的因果线,一根接着一根断开,燕长风浑身的气息,陡然之间暴涨,在这一刹那开始,随着一根根因果线断开,随着一层层无形的束缚被扯断。

????燕长风的修为,竟然开始暴涨,那诸帝规则都无法推动的真我大道的第十八次蜕变,在这一刻竟然开始加快了速度。

????大道无情。

????历代以来,诸多修为越是高深的人,便越是无情,漠视天下苍生,所谓太上忘情大概就是如此。

????此刻,燕长风身上因果线断,束缚断裂,感情退散,随之带来的,是他实力的暴涨。

????真我大道像是彻底的冲破了枷锁与束缚,疯狂的自我蜕变。

????“咔嚓!”

????一段段感情,一段段因果,就像是一段段枷锁与束缚,当这些被扯断,便是太上大道。

????而太上忘情,便是彻底的斩断一切的七情六欲,我即道,我即长生,不朽,不灭!

????燕长风身上的因果束缚,一层一层的剥离,脑海中一些遥远的记忆,不断的淡去。

????不是忘记,而是漠视,无动于衷,对这些记忆,再无任何的感触。

????他的心,也迅速的爬上一层又一层的冰晶。

????浑身魔焰高涨,越来越深邃。

????“砰……”

????当那一些细密的因果线被扯断,渐渐的一些粗壮一些的因果线,也崩得笔直,并且不断的拉扯,将要崩断。

????“我的实力在暴涨……”

????“可为什么,我的心,却会感觉到冷……”

????“为何我感觉不到实力暴涨所带来的激动与喜悦……”

????“我的心为何感觉到了空虚……”

????燕长风伫立虚空,浑身魔气越发的强烈,一股股魔气席卷整个鸿蒙,染黑天幕。

????他就这样安静的伫立,世界仿佛在绕着他旋转。

????一根有一根因果线断开。

????燕长风突然一把捂住了胸口,就在刚才那一刹那,他的心脏狠狠的抽动了一下。

????一根粗壮无比的因果线绷得笔直,那因果线的尽头,连接着他最在乎的人。

????连接着他曾经想要守护的一个个亲朋。

????但他对他们的感情,却在不断的变淡,甚至将要随着这一根根粗壮的因果线的断裂,而彻底将他们视作陌生人,下次再见,或许会如同碾杀其他无关蝼蚁一般淡漠的将他们抹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