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剑履太白,再指武休!

????吟儿意气风发向南疾驰,和来时单刀赴会完全不同——有拥趸了,可以对吴曦留在关内的守军软硬兼施里应外合,和平演变便可保无辜民众之安全;戾气少了,因为她在下一战不必杀敌,只需救父。

????这些年的阅历堪称离奇,金宋之间的界限不断地消磨,而只剩下善与恶的泾渭分明——谁会想到,这属于南宋的武休关,竟有个南宋抗金英雄吴氏的后人,伙同金国的右副元帅完颜匡,挟持了他们的政敌、金国中流砥柱曹王爷?而现在,她居然作为南宋的武林盟主,去救……

????不同于吴曦的高枕无忧垂拱而治,一直关注着林阡林陌行踪的完颜匡,早就已经打定主意,当他兄弟俩的火并从秦州辗转到大散关与太白县之间,就是他“刚好查到曹王下落”并屠灭曹王的战机。完颜匡自己麾下的高手们当然都听话;圣上临走前虽然没明说,但留下的五个大内高手四个都识时务,知道“不小心杀了曹王”是圣旨,所以和完颜匡心照不宣;

????难的是另外一个,也是最强的一个,完颜赛不,厚道得跟粪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,一心一意地要“为圣上救曹王”,倒也帮完颜匡迷惑了那个本来对他们带着戒心的孤夫人,还令她琢磨过,难不成圣上和完颜匡其实没曹王府想得那么奸恶?

????林阡刚追着林陌战狼抵达太白县北、风鸣涧与邪后在县中对付王喜、吟儿尚在县南剑斗吴曦之时,完颜匡便已然着手在武休关对曹王动手,先教一大帮人强闯囚牢劫狱,一旦曹王重见天日,便是对其戕杀之时,不过,完颜赛不和孤夫人比他预料更早就察觉出不妙,两派黑衣人在荒郊野地里自相残杀了起来。

????可惜的是,一边两个人,一边二十个,尽管曹王暂还未死,人数实在过于悬殊……孤夫人鏖战多时,仍然负隅顽抗,一心等高手堂克服万难前往会合,然而曹王府众将却迟迟不来,看样子是完全被林阡拖缠住了。苦等救兵不至,宣告上策破灭,僵持不下的结果只是给了宋军的海上升明月指示。

????“无妨,宋军进不来,结局改变不了,我方渔翁得利。”便那时,冷笑观战的完颜匡万万想不到,他观不了了!败报频传,先是太白县南禄氏叛变、竟直接把吴曦的尸体给甩了过来、扬言今日我代旧主清理门户,随后据说褒斜道上王喜一早就对风鸣涧投诚,声称自己先前是假意投降了吴曦,已帮宋盟清除了所有火药、竭尽所能戴罪立功……

????可叹,完颜匡一味设计林陌,忘记了对内奸的肃清。可是他完全想不通,吴曦的二把手、王喜怎么会是内奸!他要是知道吴曦是怎么驯服了王喜,决计不会这般的百密一疏。

????当武休关前尽是弃暗投明要争先登之功的伪蜀军,关内本就七拼八凑的吴曦拥趸们如何凝聚?对于他们来说群龙无首,对于完颜匡而言却是毛将焉附,眼看空中楼阁建起,眼看空中楼阁塌了——吴曦,他是这么重要,又是这般没用!完颜匡的精心算计竟陡然就付诸流水:若是连棋盘都被颠覆了,那还怎么渔翁得利?

????一直以来都看似声势浩大的伪蜀军,实际九成都是被骗,粉做的石头一击即碎。当禄老将军代表着南宋初期的吴家军越战越勇、惊得关内的有志之士心潮澎湃,当王喜带着从褒斜道挖出来的震天雷对武休关以彼之道还施彼身、骇得关内的宵小鼠辈手忙脚乱……关内关外兵马的数量和质量不停地失控地此消彼长……都用不着风鸣涧、林美材、安丙多卖力,整个抗金联盟堪称泰山压卵之势。

????以向南而来的滚滚潮流类推,往北也是同等的波澜壮阔,吴曦之死,便像颗重磅炸药向着两个相反方向燃爆,以至于完颜匡连和曹王府临阵团结共打宋匪的机会都没有……

????

????完颜匡勉强以一个吴匡的身份诓骗吴曦死忠死撑了一会儿,没到一个时辰就亲眼见此间版图从金消融成宋,而且好像还一圈一圈地往外围几个州府自动扩散……无力回天,心道不能鸡飞蛋打,眼看着是站不住武休关了,去囚牢附近收割曹王总是没错?气喘吁吁飞驰过去,便被眼前更意想不到的一幕惊呆……

????好吧他是被调虎离山了,被城外的禄老和王喜调虎离山、没发现宋军打武休关真正的领袖是谁,被远方的林阡和林陌调虎离山、没发现抗金联盟还有个人也得时刻关注。难怪吴曦死得这么轻易,难怪伪蜀军会突然就分崩离析,难怪林阡林陌没能如愿两败俱伤,难怪曹王到现在还没死,原来是凤箫吟插在了他连篇妙计的进程里!所以他的精打细算竟白白给她做了嫁衣?!

????就在孤夫人完颜赛不两人和完颜匡的麾下们苦战不休的时候,那悍妇带着寥寥几人到了场,一剑就干掉了正想对曹王夺命的一个完颜匡麾下,反手又是一剑推斥开迎头赶上的两个,其后惜音剑和蹑云剑心有灵犀突如其来竟并肩作战了起来,几十朵剑花快意互挽,迅疾将对面从优势打成了煎熬。

????完颜匡这十几个手下不容小觑,曾在邓唐摧毁过青城派的立夏、立秋、立冬剑阵,然而经过襄阳城、仙人关、短刀谷数战折腾,委实已经是强弩之末,吟儿才不怕他们:“权当给我师兄们报仇……”

????“不错,曹王虎父无犬女。”孤夫人看见熟悉的“大道至简”,笑了起来。

????“是啊,强将手下无弱兵。”吟儿知道孤夫人一心效忠父亲,也报之一笑。

????她二人一个剑术灵幻一个剑法飞快,都是蹑云追风之速,交睫就有无穷招式倾泻。二月份双剑在蜀王宫里曾针尖对麦芒,没想到化敌为友时这般相辅相成,速度、力道、步法、意境都配合得无懈可击,几乎是一气呵成地将完颜匡的所有麾下都掀翻开去,叠罗汉一样地扫到完颜匡脚下,吓呆了他,许久才道:“果不其然……通敌卖国……”

????“完颜匡,你这小人,果然和吴曦一丘之貉,出卖王爷来对圣上邀功……”孤夫人怒不可遏骤生杀机。原本她还想着先和完颜赛不一起镇压不服调度的另四个大内高手,谁想到完颜匡由暗转明说出了这么一句找死?吟儿的怒气和剑法比孤夫人更快,刷一声“一剑无式”直接圈转过去削完颜匡:“求仁得仁,完颜匡你要战功,那就给你一个‘奋力护驾、壮烈牺牲’的战功好了!”

????“啊不——”完颜匡确实很想为了圣上挡刀挡剑、然后被圣上选作和元凶王爷政斗的大金第一人,可是……可是那我也得活下来呀!!

????剑还未到,完颜匡只觉整个世界的光都灭了……傻眼之际,什么权谋之术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,这才知道元凶王爷才是正确的,不入局和留痕应该选前者!至少能活到最后笑到最后!正自等死,听得斜路罡风大作、迫孤夫人和凤箫吟齐齐转向,完颜匡也不由得循声而望,原来远近的所有光线都被另一道剑气掠夺走了吗,虽还看不清楚剑主何人,但有一点是肯定的,剑光已经将昏倒在地的曹王一个人完全笼罩,而把原先已救下他等待盟主处置的十三翼全都劈扫开去……

????“那是……”吟儿还在杀完颜匡没来得及分辨,孤夫人已觉察那不速之剑对曹王不利,时间太短而来不及再想,她飞剑而上边以招挡边以身护,然而本就战过数人气喘吁吁的她,哪里比得过那个全力而来而且实力本来就在她之上的剑主?砰一声响,血气四溅,那人尚未现出身形,便将孤夫人剑境悉数击穿,而与此同时吟儿也看见了孤夫人身上到处是伤的惨状……

????不容喘息,那个终于现出真面目的陌生男子,不知是曹王的哪个政敌或仇人所指派,竟趁着曹王府群雄被林阡封堵在太白县、趁着吟儿才刚回神而孤夫人剑脱手的间隙,再次朝曹王夺命,“王爷!”“爹!”当是时,完颜永琏却没有一丝力气,意识也只是才寻回而已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