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其实常宇一开始哪有招降孔有德之心,只因其勇武一时难下边想拿话激他,趁虚杀之,哪知却见其有心动之意,于是也有了真招降之意,确切说先招降再杀掉。

????可是孔有德看的清楚,明廷的心就再大也不容他和另外两个顺王,毕竟他们当年叛走的时候对大明的打击实在太大,损失更是空前绝后,而且这么多年甘当满清刽子手立下汗马功劳,明廷恨不得食其肉,岂能受降他等。

????眼见被孔有德戳破企图,常宇也发了狠,挥刀与其猛砍,依仗年少力大竟也将孔有德累的直喘气。

????很多人会问,常宇也算久经沙场了,为何拿不下区区孔有德?

????那是真的太小看孔有德了,这货悍卒出身一步一步走到今天,论体力他虽不如常宇,但论战场厮杀经验太真的是太丰富了,常宇想短时间拿下的很难,除非有屠元或郝摇旗那种神力,硬砸!

????孔有德心中此时别提多震撼了,他没想到眼前这个獠牙鬼脸竟然这么强悍,自己数十年的厮杀技巧都轮番使出却未能伤其一根汗毛,这太监竟然是有真材实料的家伙,而且体力出奇的好,厮杀半响还能气息不乱在那大咋呼劝降。

????明廷怎么会出了这么个人物,用兵如神不说竟还是一员冲阵猛将,寻常武将根本不是其对手,太可怕了!

????于是心中渐有惧意,也有了退意,只是此时已被小太监死死缠住想走却没那般容易。

????“孔有德,即便你不降难道就不会给自己留条后路么?”常宇连砍数刀逼退孔有德大吼道。

????孔有德略怔“什么意思?”

????“你特么的这么多年白混了是吧”常宇抬刀大骂“你自己掂量着多尔衮此番有多大把握能平安出关!”

????孔有德脸顿时就黑了,若明军不计代价的话,清军怕是危也,即便依仗骑兵无敌能硬闯过去,但也要损伤不少,且那些辎重就别想带走了!

????只是明军会不计代价拦截么,要知道明廷现在没多少本钱了,一下全打残了,后果不堪!

????“本督在山东边境设一条防线,天津第二条,京城第三条,并早已通知宁远吴三桂发兵堵着你们后路,这是第四条,你扪心自问多尔衮这点兵马闯过四条防线后还能剩下几个?”常宇真真假假怒吼着。

????果然这话让孔有德脸色大变“你……”手上的刀也停了下来,那一瞬间常宇真想趁机砍过去,却硬生生的忍住了,他突然想到若孔有德有了小算盘,留着他或许有用。

????“老子怎知道你话里几分真假,你若诳我……”孔有德略显犹豫,常宇冷笑打断他“本督此时又不是劝降你,诳你作甚,只是让你给自己留条后路,关键时刻或许会救自己一命!”

????“说,什么条件!”孔有德还是心动了,既是如此也不矫情直接开口问价!

????做交易先拿出点诚意,常宇冷笑四周扫视一番,目光停留在郝摇旗那边,见他正在追砍一命清将,于是抬手一指“留那清将与本督!”

????“不可能”孔有德哼了一声“此役若败我最多被一顿训斥,但那人若被擒多尔衮绝不会再饶我!”

????一句话常宇就听出两个关键,第一那清将身份不低,第二孔有德戴罪在身。

????“既是如此,本督也不难为你”常宇嘿嘿一笑“留半数兵马与我!”

????“不可”孔有德咬牙切齿“损失过千回去之后多尔衮又岂能放过我,狗太监你这是要借刀杀人么”。

????草,常宇大怒“尔再三推诿根本就没诚意,本督又何必与你废话,要你半数兵马你不给且看本督自取”说着长刀一轮朝孔有德砍了过去。

????“狗太监如此相逼还有脸谈诚意,为何不是你给老子诚意?”孔有德慌忙招架喝骂不已。

????就在两人说话这会,战况风云变幻,但无论怎么变明军自始至终都士气高昂,稳压清军一头,其重要原因还是有数百重甲兵功劳。

????清军三千兵马此时已被分成三个区块,贾外熊率部与数百清军在干涸的河道里厮杀,郝摇旗率主力正面硬刚老九在东翼侧攻,常宇缠住你主将,而宋洛书则率三百余兵马从后堵住,正在奋力厮杀,他武艺高强但马战不足,幸好也身披重甲大大增加了防御力,手中一把长刀挥舞倒也杀敌不少。

????尼堪此时手脚冰凉,他逢郝摇旗一招不敌,仓皇而逃却被杀人狂魔死死盯住,跟在后边狂追,任其亲兵不畏生死抵挡却也拦不住,但凭借亲兵的前赴后继郝摇旗一时间也奈何不得他。

????可即便这样已够让其心寒的了,左右环顾见清军逐渐不支,便有了退意,不知不觉朝孔有德的大旗方向靠拢,却不经意瞥见孔有德正在和一个鬼面獠牙在厮杀,周边两人亲兵也杀的惨烈至极,心中不由倒吸一口冷气,莫不是那太监!

????再说常宇发了狠,挥刀猛砍十余下,孔有德此时力疲招架不住,连忙大呼驰援,身边亲兵救主心切冒死涌来,却被常宇的亲兵死死抵住,这也是让孔有德最为惊骇的一幕。

????他原先敢近前一战的底气就是自己的数百强悍的亲兵,可那曾想小太监的亲兵不过百,却个个也是百里挑一的悍卒,面对数百于己的敌军毫无惧色,提刀就砍,手起刀落气势崩天,竟将孔有德的数百亲兵死死逼住无暇驰援。

????“给你活路不走偏偏要一条道走到黑,那本督就成全你”常宇奋力大喝,趁孔有德一个空档,一刀斜劈将其盔甲破开,顿时鲜血四溅,孔有德惨叫一声险些栽下马,身边亲兵拼死扑来,被常宇几刀砍翻,再欲杀孔有德,其已躲入亲兵正中一脸铁青咬牙切齿的喘着粗气瞪着常宇“狗太监,这就是你的诚意!”

????常宇冷笑“说了不听给你废什么话,今儿本督就先拿你祭刀……”话未说完便被孔有德冷笑抢断“以你这点兵马想杀本王做梦去吧!”

????哈哈哈,常宇抬刀一指“逞嘴皮有用的话还要刀干嘛,今儿本督不惜代价也要杀了你,即便你侥幸逃得一劫,这出关路千里之遥,我看你躲得过几次”。

????孔有德脸色一沉,忽的一咬牙竟挥刀拍马来战,常宇略显意外,却也正中下怀,挥刀迎向前就要将其一刀斩落,哪知堪堪之际孔有德却突然低声道“我若应了,你许我什么?”

????“可保你出关前不死!”常宇冷笑,作势与其虚砍几下“不过但凡你出战只许败不许胜!”

????孔有德苦笑“这是要把我往死里逼啊!”

????“那也是以后的事,你若不应了,今儿就必死!”

????孔有德冷哼“勿要吓唬我,老子不吃你那套,今日若硬干下去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!”

????常宇桀桀冷笑“那试过就知道,你要不要赌一把”。

????孔有德气的胡子都要支棱起来,年轻人火气大怎么一言不合就要见生死,特么的谈判不都是用嘴谈的么,得了给他一般见识什么于是冷哼“今儿便应了,若你敢出尔反尔,后果自负!”

????“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,本督是诚信老字号金字招牌和本督做交易的又并非你一人放心好了”常宇似无心一句话,听的孔有德顿时一个激灵“你是说……”

????嘿嘿嘿,常宇眼睛眯了起来“若不然你以为在宁远本督怎么如此轻易击溃尔等十余万大军!,你以为在香河时你们如何那般冲过来的……”

????一番真真假假让孔有德一脸愕然,随后冷汗淋漓……太可怕了,这人是谁,莫不是……当真是越想越怕,看着小太监的鬼脸也愈发的恐惧。

????察言观色常宇知道好戏即将要上演。

????孔有德是多尔衮的人,豪格是多尔衮的死对头,虽不知孔有德是否怀疑到豪格头上,但早晚会怀疑到,一旦他搜集到些蛛丝马迹两方势力便会撕逼,让其浪费精力内耗无暇外事,大明才能趁机喘口气好好整理家务。

????瓦解敌手的最好办法便是让其内斗,杀一个孔有德对满清来说算不得多大的损失,但留着他作用之大无法预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