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第2262章 柳河山,滚出来吧

????她下意识望去。

????只见在客厅的沙发上,坐着一名女子。

????女子看上去约莫四十多岁的模样,相貌算不上漂亮,也就普普通通,她盘着透发,穿着一袭白色运动装,看起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妇。

????没有人任何出奇之处。

????然而善妙音在一怔之后,紧接着变得狂喜起来,俏脸上充满了激动。

????“洛姨,您……您怎么来了……”

????未说完,女子慵懒的伸了一下腰肢,摆摆手,“别套近乎,我和你可没那么熟。”

????善妙音却根本不在意,嬉笑着走来,挽住女子的秀臂,“您和我师傅是一辈,难道我不应该叫您一声洛姨吗,难道叫您洛姐?”

????“嘴巴倒是挺甜。”

????女子嘴角勾勒一抹弧度,“但正所谓,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”

????“我哪有啊?”

????善妙音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蛋,“有那么明显吗?”

????女子投来玩味的眼神,旋即正色道,“丫头,你也知道我的职责,不会参与到任何争斗之中,这是底线,永远不能触及。”

????顿了顿,她望着脸色渐渐失望的善妙音,“不过我仍然好心提醒你一句,柳河山能和君临争斗这么久,你以为他就那么不堪吗?他本来就怀疑你,你却上主动上去撩拨他,你不想活了吗?”

????“我,我没想撩拨他。”善妙音摇摇头,苦笑一声,“我只是想看清他的真正相貌,毕竟昨天他带着一个古怪的铜钱面具。”

????“那你认为,你之前看到的就是他的真实相貌?”

????善妙音再次摇头,“我走近观察了一下,他仍然易容了……”

????停顿了一下,她似不想再提这件事,而是说到,“洛姨,夏天毕竟是地下世界的霸主,从某种程度上而言,他也算您的人吧,如今他深陷危险之中……”

????“我是我,霸主是霸主。”

????女子声音不高,却无比的坚定,“我们的存在只是维持九大霸主势力的格局和平衡,若执法者可以徇私的话,岂不是天下大乱了。”

????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那您来这里干什么?”

????女子理所当然道“当然是看热闹啊。不过嘛……”

????善妙音眼睛一亮,眼神期待。

????“不过,若夏天死了,我倒是可以将他的尸体偷出来,就像当年那样,她母亲被逼跳入大裂谷,还不是我先一步将他母亲的尸体找到的……”

????“可是您也说过,当年您准备让女帝继承您的位置的。”

????“那又怎样?”

????女子流露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“我可不想被另外四个家伙围攻至死,还有你。”

????她缓缓站起来,“你也一样,你若被人杀,我也不会出手的,好自为之吧。”

????说罢之后,转身走向窗户,而后直接跳了下去。

????看着她的背影,善妙音愤愤跺脚,却又无可奈何。

????……

????院落中。

????君临怔怔望着摇光。

????好半晌。

????他才不可置信说道,“师傅,您说昨天偷袭我的那个女人是……是,是传说中那个势力的人?”

????“有很大的可能。”

????摇光淡淡道,“既然夏天暂时还不能死,所以,无论用什么办法,一定给我找到她。”

????顿了顿,又道,“这些年来,我一直在暗中查访,但是无所得,这次对方主动现身,绝不能放过这个机会,我对那个势力很感兴趣,非常感兴趣。”

????“师傅,夏天会不会和那个女人有关系?”

????嗯?

????闻言。

????摇光一愣,目光意味深长,“你觉得呢?”

????“我不知道,但我们可以试一试。”

????君临沉吟一下,“既然夏天不能死,到时候可以试探一下,用的他的性命来交换那个女人的下落。”

????摇光眼睛一亮,轻轻抚须,面呈赞赏,“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,可以一试,徒儿,你现在越来越有我当年的风范了,用不了几年,这个天下就是你的,不是表面上,而是真正属于你。”

????他口中的天下,当然不是指世俗国家,而是古武界的天下。

????虽然在很多人眼中,现在的君临就是华夏第一人,古武界第一人。

????但事实上他很清楚,他不过是摇光的一枚棋子,更遑论还有许多不出世的老怪。

????“师傅,您说笑了,我何德何能……”

????“不必谦虚,我很看好你。”

????摇光挥挥手,“你去忙吧。”

????“是。”

????君临站起身,躬了躬身,转身离开。

????望着他的背影,摇光的目光依旧温和,犹如看待晚辈的眼神。

????许久。

????他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又叹息一声,缓缓站起,倒背双手,举目四顾。

????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,然而我却高处不胜寒啊,夏九幽,若你活着,想必让这世界多几分精彩吧,一介奇女子,当真不容易啊,你在地狱中,想必也很寂寞吧……不过你的儿子也很优秀。”

????他对着空气,轻声自语,“到时候我会亲自送他下去与你团聚,你也许会开心一点吧。”

????……

????红日西坠。

????余辉洒落而下,让整座城市一片残红。

????夏天止步于一座占地面积极广的庄园前方,旋即抬起头,望了一眼西坠的斜阳。

????随后大步前走。

????很快来到庄园门口。

????几名保安快速走出,将他拦住。

????“告诉君临,就说我来了。”

????几个保安面面相觑。

????其中一人刚要说话,忽地,庄园右侧走来一人,正是邢剑。

????“跟我来吧。”

????他没有去看那几名保安,说罢之后,转身就走。

????并非进入庄园,而是向着左侧疾驰而去。

????夏天挑了挑眉头,旋即对几名保安笑了笑,而后展开身形追了上去。

????两人一前一后,速度很快。

????约莫走了二十多分钟后,双方进入一片山林之中,又行进了十多分钟,进入了一个树木不是很密集的山谷。

????夏天很快看到了山谷中央,背负双手站着的君临的身形。

????嗖。

????夏天身形窜动,快似闪电,眼中战意甚烈。

????行进途中,身上气势节节攀升,只是眨眼便到了。

????没有多余话语。

????也无需废话。

????唯战而已。

????至于什么阴谋诡计,什么个人荣辱,包括生命在内,全部被他抛之脑外。

????反观君临,只是轻笑一声,同样迈大步走来,越走越快。

????双方毫无意外相遇了。

????同时腾跃在半空,接连对掌,拳脚互换。

????一片片迫人的气浪不断在空中爆发而出,枝叶与木屑尘埃到处纷飞激荡。

????“砰砰砰!”

????两人从半空打到地上,一瞬间又互攻十全八脚,最后同时后退。

????“等等!”

????君临的声音传来,直视着夏天,“夏天,你就那么想杀死我吗?”

????不给夏天开口的机会,又道,“对决之前,我还有一件事要做。”

????闻言。

????夏天眯起了眼睛,凝视对方,不语。

????“还记得我当初和你说过的话么。”

????这一刻的君临,说不出的自信与傲然,“我与你商议,想要让你配合我演一场戏,先把柳河山钓出来,但是你不肯合作。”

????他单手负在身后,一头黑白夹色的头发随风舞动,“事实上,不管你合不合作,柳河山都会来,昨天如此,今天也一样。”

????说到这里,他目光扫视四周,朗声道,“柳河山,既然来了,何必躲躲藏藏,你认为我还会给你偷袭的机会吗,错过今天,你就再也没有杀我的机会了,滚出来吧。”